何必要知道我是否巳經痊癒
就讓它繼續發出鮮血的味道
血液有韻律地流出來
時快 時慢
時多 時少
管它流多久 流多少?
我不要紗布 我不要藥水
就是喜歡看著它流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