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時候,我們變得自私。
用空水樽拋進水裡,填滿海洋,海洋,被水樽謀殺了。
透出一縷縷慘白的氣條,切斷了將來,
自私,變成看得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