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用水沖走的,是悲傷的顔色,不是悲傷的重量,大概不會有人反對。沒有人能代替你去進行悲傷,流淚;錢不單買不到快樂,也買不到悲傷及痛苦。悲傷苦纏不休,何必叫它孤獨離開?擁抱你,是最傷人的。不過,我願意。有甚麼比你更重,有甚麼比你更能讓我看到自己!我只能悲傷六十年,就只得六十年,可以哭的,便哭個不停,雖然我巳厭倦了把刀子插入我身,我不再拿刀子了,正如,我不再進入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