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眼睛

在一幢又一幢的建築物前
我遠望見一隻差不多兩米高的啡色鹿站著
有著又黑又圓的眼睛
放出童稚及純粹的神態
旁邊
是一個大約七十歲的老人家
一把長長的白鬍子
花白而蓬鬆的亂髮
啡鹿跟著這老人
向我的方向走近
我問老人這鹿從何處來
老人沒回答,只說你也可以擁有
說完,他們伏下休息

我慢慢走近
跪下伸手輕輕撫摸啡鹿的頭
每一下的觸摸
他便會縮小了一點
一點點地變小了

早上醒來
他不再隨他主人
轉著我的腳步
我向前
他不會後退
我行近
他不會任意亂動

我走進飯店找可吃的給他
以為會引來一片混亂
怎麼旁人眼中只看到我
我轉轉左右,經過飯店特別設計的間格
我來到檯前,點了熱咖啡
回來,小鹿已跳到對岸
他等著我
喝下熱熱的咖啡
我走入水裡
沉進無人之境

在未來

在看著     未來
百葉簾映入的光線中
在看著     未來

你腳下的水平線
傾斜了毫釐
你總低頭打著手中的長方格
在桌上,在路上,在前,在後

你腳下的水平線
傾斜了毫釐
你總在遠方,在對岸的石屎牆內
在說話,在工作,在思考,在走路

我手上的日照尺
傾斜了毫釐
我總抬頭看著窗邊的打雨聲
在早上,在午間,在黃昏,在夜裡

我手上的日照尺
傾斜了毫釐
我總在森中,在暗黑無人之地
在看著,在呆著,在想著,在悶著

未來
在看著你我

從這邊的導入大海裡
不留半公里

海海上的藍天梯

沒有有起浪的海海在吶悶
有點痛,肚皮在叫哎哎哎
那天梯在海海的肚皮上跳跳跳
有點癢,藍色的天要爭出來
別人以為是上天堂的天梯
似神話,似傳說
藍色的天,藏在天梯內
要嚷著與海海吃星星
星星從來沒沉入海海的肚皮
天梯吃了星星

吃光了

張嘴

從堅實的石縫
伸出張著咀的魚
嘴巴打開,緊閉,打開,緊閉
只有頭,不動,嘴,張開
牠們的身體發生在地裡

黃色的魚頭,嘴張開,又合,開合
張著嘴,就是本能
沒原因,張著
從堅實的石縫中張著
縫裡的魚頭
在地平線上張嘴

葉子

半浮半醉在白色的大海之上

是遙遠的星星在打氣

無力說話

無力向前

片片金黃色的葉子隨隨飄來

在夜幕裡閃著不一樣的暖光

這長著翅膀的天使

在這冷冰冰的水窩裡

不厭其煩的抱著我

遞上無名的溫柔

送來無言的緊抱

 

哭了

 

沉下去

這葉子一併被大海吞下

 

沉進無眠的寂靜

低唱昨日的餘香

 

存在

Tags

, ,

在深宵的夜裡度步
在長街的燈影下呆
沒有歸去的時間表

時間,讓你我增添存在感

沒多久

時間,讓你我失去存在感

沒有留空的時間表
在四壁的燈影下呆
在深宵的夜裡守候

時間,是價值的指標
用來計算自己的本錢
計算存在感的真確及質量

時間是平價貨
還是奢侈品

看著手錶的秒針
步步向前

你我
總有價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